首页>人文财经>悦读

苍凉的美丽

来源: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:2018-06-29

   

  赵武松,供职湖北省财政厅。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,中华诗词学会会员,《诗苑》杂志主编。大学时代开始写作,作品散见于多家报刊。获2015年中华文学年度诗歌奖。著有散文集《红尘绿洲》《在路上》,诗集《草木之心》《落叶与风无关》《朝花夕拾》等。现居武汉。 

  赵武松

  炎炎六月,走进济南李清照的故居。虽说已不是第一次领略这座文化名城的秀美,但此行再一次怀着对这位旷世才女的仰慕之情,与其说是一次简单的游玩,莫如说是一次虔诚的谒拜。

  与故居贯通一体的李清照纪念堂,设有五个风格各异的展厅,从图、文、像、书、画等不同层面全面概括了女词人一生颠沛流离、坎坷动荡的经历。凝视一件件泛黄的文物,默诵一首首绝美的诗句,一种沉重、错杂的惨然不悦笼罩着我。一代词宗已然逝去,悠悠香魂无以复还,眼前这座古朴而凝重的院落,历经岁月的洗涤,在北方灰蒙蒙天空的背景下,在深秋一抹夕阳的辉映下,在济南泉城广场现代风格的衬托下,越发显得苍凉。

  受朝廷官宦和诗书礼教双重文化背景的熏陶,特殊的家境造就了无论是少女还是少妇时代李清照不同的性情。而读书,恋爱,新婚,漂泊,不同的遭际又赋予了李清照迥异的诗境:“争渡,争渡,惊起一滩鸥鹭”,是她少女时代生活的欢娱;“花自飘零水自流,一种相思,两处闲愁。此情无计可消除,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”,是她新婚时期的思念;“试问卷帘人,却道海棠依旧”,是她少妇时代的无忧;“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。乍暖还寒时候,最难将息”,是她漂泊生涯的凄婉……即便是与丈夫赵明诚婚后短暂的小别,抑或是茶余酒后即兴的诗作,都是一首首精美绝伦的心曲,读来让人震撼与倾慕。

  应该说,词人前期生活的底色还是明亮的,写出来的诗歌也是欢快的。只可惜,这种明亮的生活几乎是转瞬间就成为明日黄花。在众多的词作中,最引起我注意的还是那首《声声慢?寻寻觅觅》。它代表了李清照后期词作的顶峰,也是我不忍卒读的词作。

  伴随绵绵悲怆,金人的笳鼓声使李清照陷入极度苦闷孤寂的精神状态之中。现实生活中到底能“寻寻觅觅”到什么呢?是国家安宁的生活,还是曾经拥有的美好爱情?无奈眼前的现实到处是“冷冷清清”,国土、家物、丈夫、金石古玩……一路凄风苦雨,几度残月愁云,这位闺阁才女失去的实在太多,唯一所剩的只有无尽的愁绪:国愁、家愁、闺愁、情愁,现实与希望形成巨大反差,铸就了词人绝世的孤独。

  在心情上有了这种失望之后,旧恨新愁完全纠结到一处,不可解脱,不可忍受,词中再也没有先前的明亮了。秋来时的寒近风急,愁绪难消时的声声鸿雁,外在的一切变化对她有着特殊的作用力,使得这比黄花还瘦的身体消受不了。为支撑身体,安慰病苦,李清照只得以淡酒来浇浓愁。“抽刀断水水更流,举杯消愁愁更愁”,正是在这急风消淡酒,病体苦愁情的时候,心弦上又被外力猛地一击:苍天过雁,满地黄花。她的愁情已经积于心并又化于物了。

  伴随黄昏一同潜入的还有另外一种助愁之物——凉秋细雨。一叶知秋,桐叶早落,本已秋意深沉,而秋雨点滴于桐叶上,更添愁意,又何况是一直到黄昏呢?

  从“知否?知否?应是绿肥红瘦”到“今年瘦,非干病酒,不是悲秋”再到“莫道不消魂,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”,“李三瘦”的词章中从此只有两个字:苍凉。毕竟,金兵南侵,山河破碎,丈夫死别,战乱穷愁,一个孤独无依的女人真有诉不完的悲痛。在经过一系列重大变故之后,李清照的词作一改前期悠闲的情趣,蒙上了一层凄苦色彩,这同样无疑是其生命与诗境的双重绝唱。

  走出李清照故居,漫步在相邻的泉城广场,我不由得驻足回眸,词人三分明亮七分苍凉的生活已然远逝,留下的,除了这座故居,还有那依稀可寻的清丽身影,那飘逸悲郁的婉约词章。

0
相关推荐 >

中国财经报微信

×

国家PPP微信

×